首 页 >> 前妻的复仇
【572】尾声(下)(1)
作者:湛王妃
目 录
【572】尾声(下)

    众人跟着白老爷子离开座位,连秦宗宝等人也不得不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“就是,老崔,都怪你,耽误了白老大的八十寿辰!”走得很近,李擎汉又趁机小声骂了老崔一句。

    白老爷子一记狠厉眼神丢过去。李擎汉咳嗽了一声,讪讪地住了嘴。

    白夜行正处于风口浪尖,李擎汉和老崔的矛头都指向他,他不能跟着起哄,也不能嘲笑讥讽他们,只等去和那群人当面对质,所以他一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众人一齐往外走,简宁脚下的高跟鞋忽然崴了一下,白夜行忙伸手扶住她,简宁顺势抱住了他的腰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白夜行还有心情笑,点她的鼻子逗弄道:“宝贝儿,你说要给我生儿子,生好多儿子,现在这场合就按捺不住了?我现在可没空满足你……”

    简宁瞪他一眼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,快走吧,不怕爷爷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怕,爷爷想抱孙子。”白夜行笑,任由简宁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真不怕?”简宁笑得灿烂,忽然冲走在前面的白老爷子喊道:“爷爷,七哥有话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白老爷子停下脚步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嗨,小东西你还真……”

    白夜行本来想说她真放得开,这种事情也敢跟爷爷说,可他话没说完,笑容就僵在脸上,一把黑洞洞的枪口飞出子弹,精准地击中了白老爷子的心脏,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白老爷子整个人因为巨大的冲击力栽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,因为开枪的是缩在白夜行怀里楚楚可怜的小丫头,她像是中了邪似的,不仅毫无悔意,还冲白夜行灿然笑道:“七哥,谢谢你教会我对仇人要狠。”

    那把枪从白夜行的身上抽出来,子弹进了白老爷子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白老大!”李擎汉等人后知后觉去扶白老爷子,见他伤在心口,小丫头的枪法很准,又听到她这句充满暗示的话,顿时大彻大悟似的,腾地站起来拔出枪指着才收了笑脸的白夜行:“好啊,老七!你这个不孝的东西!先弄死了你爸爸,坐上白家少主人的位子,现在又开始对付白老大!你从来没有忘记要给你妈那个贱人报仇!”

    “老李说的对!什么烟土,什么军火,都是你自导自演的把戏!挑拨我和老李的关系!你想弄死我们这些老家伙,好独占北山岛是不是!白老大老了,还能有多长时间,你就这么等不及吗!”老崔也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崔老李都拔了枪,他们的手下当然也跟着拔枪。原本北山岛的武装力量就各有所属,并非听从一个人指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白夜行哪怕有一百张嘴,也抵不过不长眼的子弹,他才出口一个字,子弹已经擦着他的耳边飞了过去。老李老崔是想趁这机会新账旧账一起算,举枪对着白夜行就打,完全是置他于死地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七哥快走!”手下一把推开白夜行。

    “杀了老七!给白老大报仇!”

    “今天北山岛要清理门户!谁杀了老七和那个死丫头,谁就是北山岛的大功臣!”

    老崔和老李放了话,刚才的死对头又结成了同盟,共同对付更具威胁性的白夜行。

    事态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,白夜行除了还不应战,只会落得被打死的下场,他扣动扳机,枪法精准,一枪将一个人的手腕射穿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不只一个人的惨叫声,也不止一发子弹的声响,接二连三,混战再也没有停过。

    原本干净清爽的别墅外墙、门窗、槟郎树都被射得千疮百孔,在厨房准备寿宴的厨娘们跑作一团,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、奔跑声,害怕、惶恐、鸡犬不宁,再次充斥着北山岛。

    白老爷子的心口中枪,可他并没有立刻死去,听到这些声音,仿佛又历经了一次六十多年前的惨祸。他曾在复仇的快感中癫狂,可快感转瞬又被不安和不甘取代,连真相都来不及弄清楚,他已经失去了力气,眼睁睁看着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基业,又重新毁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死去的人越来越多,白夜行在手下的掩护中退到了地下武器库,换完了弹夹,拿好了装备,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白夜行终于有机会兴师问罪,他狠狠地攥住简宁的手腕,用的力气之大,直接将简宁的手腕捏得脱臼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秦莫苒!你杀了我爷爷!你的心被狗吃了!”白夜行咬牙切齿,眼神里寒意和不解交织,白色的长袍染血,旧时代留洋回来的公子哥儿再没了雅痞风度。

    混战一开始,简宁就被白夜行强行拖拽在身边,枪林弹雨里,他竟还带着她逃命,没有任由别人将她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开了那一枪,挑起所有的争端之后,简宁早就没想过还能活着,她已经做过最坏的打算,不过就是当场被打死,体无完肤。她知道自己的下场,也知道自己的能力,想以一己之力对付白家和秦家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北山岛这样的地方,戒备森严,重武器装备齐全,她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,只有刚刚那一瞬,她把握了最好的时机,发挥了最好的实弹射击水平,完成人生中最完美的绝杀,她为自己感到自豪。

    面对白夜行赤红的双眼,简宁完全不再掩饰轻蔑的笑意:“他们不是说,你妈妈被他们杀了吗?怎么,白夜行,你是孬种不敢报仇?你爷爷得意了这么久,高高在上了这么久,该有人来让他闭一闭嘴了!我的目的,就是要让他过不了八十大寿!呵呵,刽子手也想庆生,想得美!”

    她像个疯子,与十分钟前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她判若两人,白夜行几乎以为她被鬼上了身,可是现在杀了她也于事无补,更何况他还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他的人生头一次陷入被动的境地。

    枪林弹雨,出不去了,除非浴血奋战,白夜行因为她而背负了枪杀爷爷的罪名,整个北山岛都不可能容得下他,白夜行狠狠用枪抵上简宁的脑袋:“你他妈当我不敢杀你?!”

    他气得剧烈喘息,手指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吧,白夜行,开枪吧,为你爷爷报仇!”简宁不仅不躲,反而将头更紧地抵向他的枪口,抵得头皮上的细嫩皮肤都蹭破了,她完全豁出去,她比他无畏得多。

    被困在北山岛,简宁很有自知之明,她就算长着翅膀也不可能飞得出去,与其苦大仇深地装可怜,不如坦然地面对死亡,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局面,重活一世,机关算尽,值了!

    她还向白夜行道谢,眼底有胜利者的光:“谢谢你告诉我,最狠的报复应该从内部开始,慢慢地一点点摧毁他们,让他们猝不及防,惊醒时才发现已经到了最后,够痛快的!只不过不好意思,七哥,这个‘内部’是你和秦家,而不是我和秦家,已经由着你们玩了这么多年,该长一点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莫苒,你失心疯了吗!你到底站在哪一边?秦昱鸣要卖了你,你居然还帮着他!”白夜行还是不死心,他也想不通,他一辈子心狠手辣,到死也不会相信,他一心想要和她结婚生子的女人,应该对他的出现感激涕零一心一意的女人,为什么到头来却将他逼到这种难以收拾的死局中!

    她的解释他明白,北山岛已经内斗,他们白家的势力会自相残杀,她杀了老爷子,白家不会放过她,更不会放过秦家。白家和秦家自此交恶,势不两立,他只是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这样做!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人爱,他已经试着去爱她,如果她没有家,他可以试着给她一个家,他是大毒枭黑老大没错,他是有过无数女人是肮脏血腥的魔鬼没错,可撞进心里的爱情种子从不管你是什么人,仙人、罪人、凡人,一个都逃不掉它的萌发!

    也许是一时被迷惑,也许是对她美貌追逐的虚荣心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马上就要萌芽的爱情,怎么能如此轻易被她碾死在脚下?她敢开枪杀人,她要置他于死地!

    简宁目睹了白夜行的癫狂和质问,她对他完全没有一丝爱,笑得凉薄彻骨:“我没有帮他,你眼瞎看不出来吗?今天过后,不管我是死是活,秦家都已经完了。而你们白家,也好不到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已经在心里有了定论,白夜行却还是问出来:“你想杀了我?”

    简宁的太阳穴抵着白夜行的枪,她笑得一脸轻蔑,那微微扬起的下巴和坦荡无畏的眼神,都是白夜行欣赏的。可如果这个女人面对的是他,轻蔑的是他,那就是全然不同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“我白夜行从渣滓走到今天,算计了所有人,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握,却没想到你会杀我,你有什么理由杀我?全世界,只有你不能对我动这种念头!我自认为再心狠手辣,却从没有对你下过手!”白夜行被她逼得走投无路,外面是炮火,里面是战争,她让他输了权势,还不肯给他解释。

    简宁笑:“杀了我你就解恨了,我也解脱了。”她迟迟不回应,她要让他难受!

    “七哥!你怎么还留在这里?快从后山走!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快艇!”

    这时,林琨从外头进来,周身夹杂枪火的气息,在见到简宁的刹那,林琨的枪口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她:“你还活着?敢动白老大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白夜行瞪大眼睛,没来得及阻止,就在林琨扣动扳机的时候,一声巨大的震耳欲聋的爆炸从脚下传来,与此同时整个库房开始晃动,林琨的子弹打偏,擦着简宁的肩膀过去,几个人本能地稳住身体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地震?不,是炮击!”白夜行反应过来,逼视林琨,“谁动用了迫击炮?”

    林琨道:“不可能的,七哥,那批迫击炮昨晚才到,你说了要等老爷子过去给他惊喜,兄弟们还没有试验过,怎么会现在开炮?也不会是崔叔和李叔,他们再想窝里斗,也不至于对着自己的老窝开炮啊!”

    这时,对讲机里有声音传来,有人气喘吁吁地叫道:“七哥,快走!那些根本不是什么军火商和烟土商!是正规军和国际刑警!现在正对着北山岛开炮!他们有线人做内应,对北山岛的地形和环境都非常熟悉!你们快走!”

    那边的声音也消失在惨叫声里,林琨惊惶道:“七哥?说不定线人就是崔叔和李叔的人!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叛变!当初正规军劝降老爷子,老爷子没有答应,又碍于北山岛的重武器装备和易守难攻的地势没有办法,现在居然联合国际刑警,七哥,我们不能再等了!”

    林琨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,又端起枪指向了简宁,叫道:“我知道了!是你!你是线人!或者还有秦家那几个!你们早就串通好了要围剿北山岛!七哥,杀了她!杀了她!”

    简宁从听到“国际刑警”四个字的时候,心里就闪过顾景臣,他让她等他,他反复让她等他,他知道她来了北山岛,也知道她会遭遇的处境,如果他那么肯定地让她等他,是不是他有把握?会不会……他一直在她身边?

    死的念头从一开始就已经打定,父母之仇灭门之祸不能不报,她无法当做那些灾难和仇恨没有发生过,法律制裁不了的这群人,她想要自己动手,虽死无憾。

    可如果顾景臣来了,如果她有一线生的希望,如果因此活着而可以再次抱住他,她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想死,她想活着去见他!

    “国际刑警?正规军?”白夜行在听到这几个词时,冷笑出声,“这么多年来,没有哪个地方容得下白家!”

    他拿着枪的手捏住简宁的下巴,拧过她的脸直视她的眼睛:“从一开始就想吸引我的注意力,利用秦家私生女的身份接近我,进了北山岛给他们做内应,杀了我的爷爷让北山岛内乱,秦莫苒,你怎么这么聪明呢?你到底是不是秦家的女儿,还是和秦昱鸣合谋演无间道?逼我开枪打死你,是在试探我舍不舍得杀了你?呵呵,秦莫苒,他们在山脚下等你,可惜了,你要陪我死在这里,或者亡命天涯!一生一世也不能逃开我的折磨!”

    白夜行说着,一把将简宁从地上提了起来,再也没有怜惜,爱情的种子在恨意中腐烂,他是天生嗜杀的魔鬼!

    “林琨,你断后,我们杀出去!”白夜行果决下命令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脚下,穿着正规军军装的队伍集结,听着长官冷漠地下军令:“北山岛围剿计划开始。投降的,解除武装带回去,反抗的,一律击毙,三十分钟后启动炮击,将北山岛重武器区夷为平地。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整齐划一的声音。

    凯撒听完,急得冲身边穿便衣的男女大叫:“嗨!乔治,你让他们别动啊!Chan还在上面呢!三十分钟后开始炮击!他们是打北山岛的毒枭还是打自己人啊!你们国际刑警不是说了会保护我们线人的安全吗?!”

    金发碧眼的乔治单手叉腰,并没有被凯撒所动,脸色也很平静:“一开始跟踪白家军火和毒品案子的线人只有你,他自己要去跟,我们有什么办法?还要冒着计划被扰乱的风险让他去救人,是摧毁大毒枭重要,还是救传说中大毒枭的未婚妻更重要?我怎么知道这不是另一个陷阱?”

    “你们蛮不讲理!如果不是Chan,你们能弄到北山岛的地形图?能准确地制造北山岛的内部纷争?他是特种兵出身,他有职业素养,他当线人唯一的目的只是救他的爱人,你们答应了,就应该做到!”凯撒据理力争道。

    一边的女人也开口了,无奈地瞥了一眼正规军的方向,道:“凯撒,你误会了,不是我们不想帮他,这次地方正规军的目的很明确,剿灭北山岛的所有非法武装,就算我们想救他,也无权干涉正规军的军事行动,这不在我们国际刑警的能力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的天啊!陈骁,炮火声和枪声还在继续,Chan回不来了!”凯撒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作为跟了顾景臣很多年的部下和兄弟,陈骁犹豫了一下,走到正规军军官那里,用彼此不熟悉的语言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七哥,后山的路还可以走,刚刚那声炮击之后就停了,也许只是警告,我们抓紧时间下山,海边已经准备好了快艇!”林琨等人护着白夜行撤退。

    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当年老爷子也是这样过来的,七哥你一定要沉住气!不要和他们硬拼!”

    简宁被白夜行强行拖拽,她的手腕本就被他拧得脱臼,一动就疼得钻心,高跟鞋早就不知去向,一身精致刺绣的白绸旗袍皱巴巴,盘好的发也散乱下来,她像个疯子被他拖着走。

    白夜行一言不发,偶尔躲避枪机时低头看她一眼,见简宁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,手腕已经肿得厉害,可她居然一声也不吭。

    白夜行顿时冷笑道:“小可爱,你现在不想死了?为什么不再求我杀了你?这样的折磨才刚刚开始,等我们逃出去,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!”

    最可怕的不是毒枭没有爱情,而是他们前一刻还柔情蜜意,后一秒却翻脸不认人,好像所有的真情流露都是他们在闲来无事时的消遣,一旦危及自身,只剩暴戾残酷血腥!

    简宁已经可以想象,假如白夜行带着她逃出去,她会像那些帐篷里的女人一样,沦为雇佣兵劳军的玩物。她一生有过很多感情纠葛,她觉得性是自由且人之常情的东西,所以她有过开放的、合则聚不合则散的经历,可这并不代表她愿意成为玩物,供这群毒枭雇佣兵玩弄!

    简宁咬着牙,浑身颤抖……顾景臣,我该不该再等你?如果我等,能不能等到你?

    “七哥,是秦家的几个人!”
第(1/2)页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注:本站不支持浏览器自带阅读模式

爱小说书城

 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064869号  
Copyright©2019-2020 www.ilovebook.me